/ 随想

2015.1.1 的白云机场

本来昨晚想写一些事情总结下去年,但是无论如何去写都可能会不优雅,倒不如照例发挥我怀旧的情节,想想那些旧的和新的,打发下候机的时间。

前几天周杰伦终于发了暌违两年的专辑,听了后我简直要气疯了,现在已经不能说扒出来了,因为无碟可扒,且说搜出 13 年前的第一张专辑听了听,周杰伦这几年最不能让我接受的就是唱腔的改变,歌本来觉得普普通通了,现在坐在机场听着还真有感觉起来了,不过我更怀疑是因为和这个人太熟悉了,从 2001 年听到现在,这种熟悉而陌生的情节估计是很难培养的,一张专辑正好对应我一个时期,回放就像倒带,所以还是能带来一种熟悉的平静感。

但是还是要吐槽一点,初一的时候和朋友一起开始写诗,没过几天我们就都知道不要为了押韵而押韵,为啥现在方文山现在压的没谱了呢?前言不搭后语的。

看了看候机室,看这个节奏我是要一个人坐这趟飞机了,不过并没有什么不好,刚才过安检的时候看到一对情侣,拆开看的话就是一个美女和一个马赛克。我经常因为没戴眼镜把别人看成是美女,似乎也没有什么坏处,但是想想我会不会因此荷尔蒙分泌过多对美女长茧呢?要知道美女都是不耐看的。

听到这里我对周杰伦的新专辑好感又增加了一些,打着哈切的时候,被一位小姐抓了抓腿,这肯定不是什么艳遇的信号,确实也只是让我帮她看下行李,说回为什么更喜欢周杰伦的新专辑了一点之前,先解释下我为什么会打哈切,因为我昨晚没睡呢,想到要 5 点起床,还不如熬一会,起床是痛苦的,还可能伴随着起床气,所谓早起毁一天绝不是没有道理的,我们号称是自由人这么多年,若是都不能满足睡到自然醒,也太过于自欺欺人了吧。不过很显然自欺欺人的并不只是这一点,自欺欺人对我们来说是小儿科呀,群体麻醉才是达到了一定的艺术高度,你很难在世界上找到第三个个国家可以达到我们这种大家一起闭嘴,麻醉,赚钱,滚蛋的默契。

至少周杰伦的新专辑这样在机场听着码字是很带感的,音乐绝对是一种有记录能力的东西,下次我听着这张专辑就会想起今天,可是我为什么要把这张专辑印下今天的痕迹呢?

肯定是因为我闲得,所以才在这里摩擦,摩擦。

突然想到十年这个词。

2005 年是我刚启蒙,最意气风发的时候,要说这十年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最大的不同,那肯定是我知道十年后我们并不能永生,曾经我觉得永生是痛苦,后来我觉得永生是希望,现在我又觉得永生是无间地狱。

而要说我觉得这十年什么最可惜的话,我想我现在可以把这件事当作定论来说了,已经十年前我是没有证据去这么说的,现在我终于可以确定的说出,带着一点点激动而澎湃的心情——

我浪费了生命中如此重要的 10 年,挣扎在匮乏的资源和知识台阶上。

当我每天利用现在的一切吮吸着知识的时候,我总是想哭,我爱这美好的一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