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 life

寻找信仰的少年

单纯绝对不是一件坏事,尤其是对于想做学问,做技术的人来说,单纯尤其是一件极好的事情。虽然少年已失去了单纯,失去了以前纯洁的小灵魂,但若是不去想,不去拷问,日子倒也不会过的太复杂。

小时候少年的信仰非常简单,就是做一个优秀的人,让所有人都夸赞,这个极其功利的信仰虽然不值一提,肤浅至极,但是那时候日子倒是极为快活,被夸赞了就开心, 被批评了就难过,伤心了就哭,再努力证明自己换来欢笑。

也不会去想为何要做这些事情,一切就是理所应当,很多事情,做起来也是干劲十足,心中时刻提醒自己,切莫辜负了每个关心自己的人,不伤害,不欺骗,不放纵。

然而好景不长,没过几年少年就长大了,这个长大罪的被告看似是时间,实则不然,实际上,是看了太多的书,书祸害完了少年,又碰上了一些没心没肺的人,这才使得一个少年从共产主义接班人,变了模样。

当一个少年,开始疑问是谁规定饭桌上一定要喝酒,开始质问为什么大家在做大家都认为不对的事情的时候,单纯也就开始出现了裂缝,如果是几百年前,这个世界还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,那么编编理由也就把少年糊弄过去了,但是现在一切信仰都有值得质疑与商榷的地方,那么到底相信什么还是什么都不信,就成了一个大问题。

不如追求名利金钱?

名利金钱,荣华富贵,这些能给少年带来什么呢?除了被人高看一眼,生活闲逸,左拥右抱,似乎到了最后也没什么特别的,获得一些稍纵即逝的欢愉,倾尽一生,似乎并不值得。

那么追求普世价值?

这个世界有很多苦难,少年是不是应该悬壶济世,建立个大同世界,让世界充满爱?且不说能否达成,如果真的达成,但是就像你悉心照料一个动物园,让里面的动物都颐养天年,最后又什么目的吗?满足活着这种渴望,和满足爽一下这种渴望,有什么本质区别于否?似乎这个价值,也没什么值得追求的。

还是追求自我?

这场源于内心的混乱,似乎只能向内心寻求答案,不去管那世间万千,少年只求问心无愧。可是转念一想,这内心的对与错,是与否,又是谁带来的?那断然不是少年凭空想象出来,少年所谓的自我,难道真的是自我的追求,而不是基因表现出的一种意外?那觉得快乐,正确,问心无愧的选择,难道又不是为了追求大脑给予的快乐奖励?少年倒不如来针催产素直接的多。这自我若是真假不知,似乎也不值得追求起来了。

无所求,存在于否?

为了不痛苦,少年干脆放弃欲望,无欲无求。可这为了宁静而作出的无所求的选择,这种动机,又是一个疑问。少年真是可怜,没得相信,没得当真,国家,正义,爱,恨,卑鄙,自由,若都为虚构,你说他去做什么来的好呢?

便是如此可笑,一定要有所价值,有所意义,来为自己的行动寻找一个正当性,来分出一个三六九等,倒不如省点力气,认了这天命来的直接。你便是使出浑身解数,也不过是被编写好的一个生物而已,给你写定了一个任务 —— 生存,接下来怎么做让你看着办。

实在残忍,实在残酷,少年也是烦恼不已,在这大好的夜晚,翻来覆去,不得安眠,掏出 Kindle,向这贤人古哲寻个慰藉了。

—— 你看你们那时候懂得少,过的多开心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