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 thought

回归初心到底有多难

而生命又为何应该要死去?或许是为了埋葬那些愚蠢的执念。

车窗外的霓虹让我有点走神,在王府井的出租车上,我被老司机套出了真实的年龄。

“小伙你多大啦?”

“属猴啊,今年就 24 了。”

本以为司机会说这么年轻之类的,但是他的一句话让我有点猝不及防。

“都显小,再过两年就娶媳妇咯!”

说罢抬眼从后视镜看了我女朋友一眼

“取这么一个漂亮媳妇真羡慕你。”

而我却对年龄陷入了沉思,无心回应。

我到底有没有变老呢?这个问题让我有一种心虚的感觉。出租车继续堵在路上,一停一走扰乱了我的脑平衡,恍恍惚惚里,我的脑海开始回闪那些我拒绝承认的事实

“我并不懂设计”

“我并不会编程”

“我并不了解产品”

“我并不理解人性”

“我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”

“我并不了解自己”

每一句话都让我有极大的冲动去维护,我可以用多种方式去证明自己,这种维护想法甚至可以在脊髓就完成反射。

我有自己行之有效的理论,我有自己被认可的产品,我有自己坚信的目标,怎么能否定我所有的根本呢?

我被自己吓到了——我竟然相信我对变化中的事物有一个正确的认知,我甚至相信有 正确 这个词语。

突然想起在佛经有一个字 —— “空”

“色不亦空,空不亦色。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” —— 《般若波罗蜜多心经》

一直以来,我都对 “空” 和 “色” 有着误解,以为空是没有,以为色是女色,但本意上,空代表着虚无,而色,则代表着存在。

这句话所在阐述的一个观点,可以用一个非常有趣的例子来说明

“你看到那是一棵树,其实那并不是一棵树,那里甚至没有树。”

5 年之前,那是一棵树苗,100 年前,那里什么都没有,10 年之后,树可能是一张桌子。

一切都在变化之中,你所以为,认识的,不过是一个瞬间。

我恍然大悟,为什么会有衰老。

从我开始以为我找到了正确的答案,从我开始以为我发现了万物的秘密的那一刻开始,我就开始衰老了。

而生命又为何应该要死去呢?

或许是为了埋葬那些愚蠢的执念。

而又毫无意外的,我开始思考如何才能延缓自己衰老。

那么为什么我开始要坚信自己的判断呢?答案似乎格外的简单,担心自己成为无用之人。我花费如此多的时间,去学习,去思考,就是为了掌握正确的知识,而倘若这些可能是错的,那就意味着我会变成一个错误的集合。

我当然不想承认,我有错误,甚至要维护错误——毕竟我曾经证明过这一切是对的。

而这种执念,将把我带向何处?

可能截然相反,我追求真相,追求明理,追求价值,而执念,可能将会把我带向固执,腐败,糜烂。

虽然我又一次以为我找到了事物的真相,但是在这个片刻,我是心满意足的。

我的激素开始调节,我的大脑开始被奖励,我似乎又看到了三年前的我,在这王府井的大街上,等待着日出,等待着去 Apple Store 修我那台 iPhone 5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