近日自觉到了一个时间节点,仔细一想,是一周年的日子,正好「50音起源」也发布了,决定写篇文章整理下自己的内在。

自由?

自由职业,其实就是个体户,但通常并不是路边卖小笼包那样有生活气息。自由职业更多的是依靠某种专业技能,离开了公司这种组织,自行在社会上发光发热。

我仍然很清楚的记得,我决定离开公司的那个瞬间。有一天我突然觉得自己是一个,不会画画,不会音乐,在所从事的事情上找不到自己理想的痕迹,虽然生活无忧,却只能靠买买买来补偿内心空虚的人。

这不就是我自己年轻时候讨厌的人吗?

我开始假象顺着这个轨迹,自己的未来是什么样子,三年,五年,或者十年。我发现如果不离开这种环境,我无法给自己规划未来。我亦不能成为一个自己欣赏的人。

很多情绪冲了上来,我在之后的几个月里陷入了充满抑郁的生活。

最终,我听从了内心的声音,选择了改变。我想我也别无选择,否则它已经放弃了生的渴望。

一个重新获得了自由的灵魂,在快乐中有些迷茫,我到底该向什么方向去?

内观

在随后的日子里,虽然有成立公司的计划,但随着我一些想法的成型,最终把计划推迟了。我希望花更多时间去观察自己,培育自己的心智。

究其原因,坦诚的说,我感觉自己的心智不像以前那么坚定了,或者说相去甚远,它充满了疑问,并缺少对「自我」的认同感。这种状态我无法让自己的行动配合上自己的思考。有些我觉得应该做的事情,内心在反抗。

心智快要和我散伙了。

从这个时候起,我把「心智」的概念与「我」分割开来,开始去观察它,它本能的对一切作出反应,而我负责思考其背后的原因,试图与其沟通,和解。

这种方式确实帮助到了我,「心智」有自己的价值观,「我」有被社会所熏染的另外一种价值观。两者不能相互侵犯,只能对话,我既需要做那些让「心智」成长的事情,也需要做那些让「我」成长的事情,两者才不会互相嫌弃。

内观随之成为了我的日常活动,它给我带来的成长远超出了我的预料。我内心的挣扎越来越少,决策和行动越来越多。

帮助别人成长

在接下来的日子,我开始思考自己应该投身于什么事情上。我想过让自己兴奋的社交产品,游戏,甚至做出了几款 MVP,但最终我放弃了他们。

因为我找不到这件事上的价值,或者说,这些都不是一件我失败了也不后悔的事情。这和以前有着极大的不同,因为「心智」变了,它不再认同一切创造活动,它告诉我健康,精力,时间的有限,它希望我做那些能帮助别人成长的事情,以此作为给我提供执行力的条件。

「我」接受了。

此后,我的方向就定为了「成长」

产品的方法

由内而外的,选择产品的方法也发生了改变,现在我在选择一款产品做什么的时候,会有三个基本问题去考虑。

  • 这个需求是不是不会变的
  • 如果我坚持 10 年,能做到多极致
  • 对于同类产品,我是否能够提供更好的体验,并大幅超过替换成本

专注在时间纬度的投入,回报最终是惊人的。每个方向都有其极致与超越极致的状态,这些因素都要最终和自己的一切结合,成为生命的一部分。

因此我充满热情的去创造,拿出 MVP 来测试,并调整自己接下来的行动。

心愿

我希望自己明年能完成今年所构想的一款产品,并切能够更充实的过好每一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