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除了在做新产品以外,也在推进一些和工作无关的事情。在做那些事情的时候,并没有怎么上心,心里觉得「以后还有机会再做,这次不需要太在意。」

甚至有朋友也跟我说「要学会妥协。」

这当然不是一种错误的劝诱,确实很多事情,都在最终推进到某个程度的时候面临妥协。如果从经济的角度去分析,这是一种成本核算,如何处理那些投入和产出是不成正比的事情。

习惯于「敏捷开发」「快速试错」的我,也经常把这种态度和方法带到生活中,以「顺势而为」沾沾自喜。

但心里总觉得怪怪的,这种方式,真的可以面对生活的一切吗?

今天突然又点开了「坂本龙一」的纪录片

Screen-Shot-2019-09-03-at-02.00.38

这不是第一次看了,但之前的细节已经记不太清楚,只记得他顶着木桶站在雨里听声音的画面,他不停的更换各种大小不一的木桶,听着不同的雨声。

「愿将每部作品都当作自己生命的最后一部进行创作。」

是啊,如果自己没有尽力到极限,此时的妥协,怕是一种「精致的利己」吧,这是最糟糕的东西。

想起了自己有时会忘记的一件事情,因为对未来有太多想象,而总认为还有机会弥补,因为没有把在做的每一件事当作自己的最后一件事,而总是留下遗憾。

所以写下这篇博客,希望自己能记得更久一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