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ought

关于 Yep 的想法,未来

2013 年 12 月份我注册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,而拿到营业执照的那一刻,我想的只有一件事——终于可以去招行办信用卡了。 那个时间,创业还是一个很美好的词语,单纯的代表着想去做一个对人们有用的产品。2014 改变了创业的词性,我也更加反感一切臆想出来的产品,我希望可以去做有理想的产品,但是,事实也证明了在生存面前,创业公司的情怀是岌岌可危的。 为了活下来,什么事都干得出。 这似乎是关乎人性的一个问题,人性有本来的面目吗?人性可能是动态的,在善意的环境里,我们乐于分享,在险恶的环境里,我们明哲自保。 企业是一种比人更简单的生物,生存,创造利润,实现价值。因此当我思考 Yep 的时候,

thought

回归初心到底有多难

而生命又为何应该要死去?或许是为了埋葬那些愚蠢的执念。 车窗外的霓虹让我有点走神,在王府井的出租车上,我被老司机套出了真实的年龄。 “小伙你多大啦?” “属猴啊,今年就 24 了。” 本以为司机会说这么年轻之类的,但是他的一句话让我有点猝不及防。 “都显小,再过两年就娶媳妇咯!” 说罢抬眼从后视镜看了我女朋友一眼 “取这么一个漂亮媳妇真羡慕你。” 而我却对年龄陷入了沉思,无心回应。 我到底有没有变老呢?这个问题让我有一种心虚的感觉。出租车继续堵在路上,一停一走扰乱了我的脑平衡,恍恍惚惚里,我的脑海开始回闪那些我拒绝承认的事实 “我并不懂设计” “我并不会编程” “我并不了解产品” “我并不理解人性” “我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” “我并不了解自己” 每一句话都让我有极大的冲动去维护,我可以用多种方式去证明自己,这种维护想法甚至可以在脊髓就完成反射。